当前位置: 聚富财经 > 新股 > 三板 >

天星资本六年沉浮:豪赌败光300亿身家 7笔资产遭

2018-11-15 09:38:45 来源:华夏时报 浏览:

 

  天星资本7笔股权资产日前遭遇司法拍卖。起因是质押融资到期违约,质权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时隔1年多,曾经的“私募狂人”再次回归公众视野时,仍未摆脱留给外界的资金紧张印象。

  巅峰时的300亿元估值,遭遇私募登陆新三板“新八条”后骤然缩水,2017年实控人筹谋套现天星资本40%股权时,后者估值降至约60亿元,自称“新三板投资领域领军机构”,如今该何去何从?

  质押融资到期违约

  根据人民法院资产诉讼网信息,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计划于2018年11月22日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对天星资本的多笔新三板股权资产进行司法拍卖。拍卖标的包括北京天星资本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顺达智能(300000股)、上海致远(400000股)、全景网络(340000股)、春盛中药(710000股)、策源股份(363640股)、百事泰(630516股)股权,以及天星资本控制的北京天星光武投资中心所持有的天线宝宝(5555556股)股权,资产评估价1453.06万元。

  事实上,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此次已是海淀法院进行的第二次拍卖,第一次拍卖由于无人竞拍在一个月前流拍。

  淘宝司法拍卖网信息显示,第一次拍卖于2018年10月18日12时开始,至10月19日12时结束时,1592人围观了拍卖,但无人出价竞拍。为此,海淀法院开展的第二次拍卖,将起拍价从第一次的1162.448万元降到929.9584万元。

  为何发生司法拍卖?淘宝司法拍卖网单独披露的资产评估报告显示,此次司法拍卖源自股权质押融资到期违约被强制执行。

  评估报告未披露质押发生的时间,仅显示天星资本、天星光武将前述股权质押给了名为“万志能”的自然人,法院于2017年10月2日执行了冻结。

  从2017年10月法院执行冻结,到如今法院执行司法拍卖,长达1年的时间里,天星资本都处于现金流紧张状态?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天星资本方面,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天星资本对资金的强烈需求的确有迹可循。

  记者查询其官网资料发现,2018年5月25日,天星资本召开了2018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表决通过了开展新一轮定增融资的议案。截至11月8日,尚未有定增完成消息出炉。

  对资金有强烈需求的,可能不单单是天星资本本身,还有天星资本的母公司北京天星银河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星银河”)。

  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深圳久久益因天星银河未履行支付近2亿元的股份回购款,诉至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3月份判决强制执行,查封、拍卖、变卖天星银河持有的天星资本7600万股股份。截至11月8日,还未有该拍卖进展的相关公开资料。

  登陆新三板失败

  前述股份回购事项,是天星资本2016年冲击新三板未果,以及后期新三板市场不景气的“后果”。

  成立于2012年的天星资本,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据称就投资了500多家公司,其中380家在新三板挂牌。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小私募,到2015年底披露公开转让说明书时,已成为名声大噪的“私募狂人”。

  2015年8月初,天星资本完成了13.05亿元定增,投前估值301亿元,同年9月底,天星资本披露公开转让说明书,冲击新三板计划见光,同年12月,拿到股转系统准许挂牌函。可就在准许挂牌到正式挂牌的几个月里,国内资本市场环境突变。

  2016年5月,私募机构挂牌新三板的“新八条”政策出炉,其中有关“私募机构持续运营5年以上”才能挂牌的门槛,让当时成立仅4年的天星资本挂牌梦碎。

  而麻烦还不止于此。天星资本估值300亿元的定增背后,有着高风险的对赌协议。实控人刘研等人除了承诺天星资本2015年、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亿元、30亿元外,还保证公司于2016年6月30日前完成在新三板挂牌,若无法完成,会触发回购条款。

  天星资本最终给出了股份赠予或者股份回购的二选一解决方案。股份赠予方面,实控人刘研等承诺方,表示愿意按1:4比例将自己持有的天星资本股份无偿赠予13名定增参与方。

  2015年8月初的定增价为每股115元,定增完成后,天星资本于当年8月25日进行了高送转,每10股送45股,每股价格实质降为20.9元,假设13名定增方全部接受股份赠予方案,定增价格实质上相当于降低至4.18元,这样一来,天星资本估值相当于从300亿元降低至约60亿元。

  但13名定增方是否都选择了股份赠予,天星资本官方没了下文。

  不过,《华夏时报》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3月份作出的强制执行判决中,申请对天星银河强制执行的深圳久久益,就是13名定增参与方之一,申请执行的原因就是未支付近2亿元的股份回购款。

  天星银河是天星资本直接控股母公司,由刘研等人实际控制。

  此外,记者查询天星资本股权质押记录发现,该公司有多笔有效股权质押在案,其中,出质人包括天星银河或刘研,而相应的质权人中就有多个当年的定增参与方,比如,北京翔龙凌宇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东海瑞京等。

  这些质押行为很可能是解决回购问题的配套方案。

  套现还钱

  刘研等实控人似乎为还钱作出过努力。2017年,刘研等人曾运作转让持有的天星资本40%股权。

  2017年6月4日,A股上市公司中科新材披露,其子公司参与设立的产业投资基金,与天星银河、天星银河母公司天星创联以及刘研(以下简称转让方)达成了股权转让意向,拟以现金形式收购转让方所持天星资本40%股权,转让作价不超过20亿元。

  交易若达成,刘研等人会获得20亿元资金,此外仍能保留天星资本的控股权。但半年后,这笔交易宣布失败,官方未披露原因。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这笔股权交易背后,仍然有着高风险的对赌协议,或许是交易未能达成的关键原因。

  对赌内容包括:转让方承诺天星资本2017年-2019年经审计的3年累计净利润不得低于30 亿元,且2017年不低于4亿元、2018年不低于5亿元、2019年不低于6亿元;转让方承诺天星资本2017年-2019年每年管理基金的实缴规模不低于人民币60亿元;转让方承诺天星资本2017年经审计的净资产规模不低于26亿元,2018年经审计的净资产规模不低于31亿元,2019年经审计的净资产规模不低于50亿元等。

  事实上,在遭遇政策环境变化以及新三板交易不景气之后,天星资本的业绩在2016年就呈现出不如预期之兆。

  根据2015年8月定增的对赌协议,天星资本管理层曾预计2016年全年净利润不低于30亿元。而最终的业绩表现远远不及这个数字。

  中科新材2017年公告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天星资本营业收入约5.2亿元,利润总额约3.6亿元,净利润约2.8亿元。

  实控人套现失败,天星资本多个股权投资标的被司法拍卖,当外界再次关注这个曾经风光无限的私募狂人的命运时,创始人刘研的一番表态耐人寻味。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某民营企业董事长在某社交平台上发文称:“投资行业的寒冬有多冷,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11月6日凌晨1点11分,天星资本创始人刘研发布一则朋友圈,内容为‘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我很好,都洗洗睡吧。”

  记者就该内容真实性联系天星资本方面,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天星资本的股权投资项目数量还剩有多少?目前尚无官方数据。截至2018年11月8日,其官网信息显示,在2017年股转系统正式公布的新三板创新层名单中,天星资本所投项目中有122家入选。

(文章来源:华夏时报)

相关资讯